松果

silver lining 2-3

伯爵茶:

2.3


“我只是试试。”莱克斯说,仰头打量他,“这样就伤害到你了。你可真脆弱。”


“我知道你有演说的癖好,”布鲁斯说,“但是牢笼外的时间是很值钱的。或许里面的时间也很值钱,对你来说。”


莱克斯交叉起手指。


“在你我之间,谈价钱就太低俗了。”他说,他的视线紧紧跟着布鲁斯的面孔,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。我可以给你。”


“你想要什么?”布鲁斯问。


“我想要的东西可多了。”莱克斯说,“最近,我想要一个新的游戏手柄,阿曼达给我的那个实在是不好用。不过你是老相识,我可以给你特惠价——坐下来,我们好好聊聊。”


布鲁斯看着他。


“十五分钟,”莱克斯说,“然后你就可以带着你想要的信息离开了。”


布鲁斯走近那张单人座椅。


“不不不,”莱克斯说,用力拍了拍他身边的沙发座,真皮发出有弹性的声音,“到这儿来。这儿视角比较好。”


布鲁斯坐了下来,落地窗外是大都会海滨的远景。长桥连贯海港,高楼群重叠着倒映在碧蓝的水面,太阳挂在城市上空,在厚厚的防弹玻璃上折射出一圈圈华彩。


莱克斯伸手介绍它。


“明日之城。”


“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,”他突兀地转过脸说,“那感觉怎么样?”


“什么?”布鲁斯说。


“你在他们的战场上,”莱克斯说,“那感觉怎么样?”


“拜托,布鲁斯。”布鲁斯没有回答,他接着说,“我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和你聊这个话题的人。想象一下那场景:嗖,他飞了过去。嗖,她也飞了过去。哐!它砸掉了整栋楼!哐!他们发射了导弹!你呢?你躲在角落里。那感觉一定像是小男孩闯进了商城,我猜你害怕了吧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不害怕?我可不相信。”莱克斯说,“不过承认它一定挺羞耻的。怎么,你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,所有那些决心和意志,想要达到力量的顶峰。你觉得你成功了。但是事实上,对于真正的恐惧来说,你什么也不是。”


“你想说的就是这些?”布鲁斯说。


“我想说的是,你不是孤独的。”莱克斯说,“我调查过你,布鲁斯。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一个人类。你是,那就好办了。你的恐惧与全人类共享。我理解你,真的,我实在理解。”


大都市的地标建筑,卢瑟塔远远地矗立在海湾上,莱克斯向那金色的塔顶挥挥手。


“看看它,”莱克斯说,“我的好爸爸造的,至今还是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。‘必须是最好的!’爸爸说。他非要最高的不可。我们往上建,往上建,往上建。想要攀到天上。‘不行!’他的工人们说。‘到此为止啦!我们只能做到这样。’这就是我们能造的最高的塔了,我们对天空只能征服到这里。好吧,爸爸想,那也不错,至少我们尽了全力了——然后,你猜怎么着?超人落下来见我。”他伸出长长的手指,做了一个从高处下降的手势,正落到卢瑟塔的尖顶上。


“他是从更高的地方降落下来的。”


他鼓励地盯着布鲁斯看,布鲁斯冷淡地开了口。


“他能飞。”他说。


“爸爸的努力全白费啦!”莱克斯提高声音说,“人类的极限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。这种打击是摧毁性的。‘为什么我要努力?’你会说。‘为什么我要磨练自己到一个别人根本不放在眼里的极限上去呢?’你拿什么和会飞的人斗争?嗯?这公平吗?这不令人悲伤、愤怒、绝望吗?——话说回来,你还在做你的老行当吗?你有想过退休吗?”


“你还要和谁斗争?”布鲁斯问。


“我亲爱的布鲁斯,”莱克斯说,“斗争可不是你‘要’来的。”


他叹了口气。


“我为大多数人谋福利。”他说,看着光辉中的城市,“有时这有点孤独。是啊。不过还有责任支撑着我啊。”


“你是个谋杀犯。”布鲁斯说。


“我手上有血。”莱克斯说,伸出手给他看手掌上的一条长疤,“但是为了全人类,我们总得做出点牺牲啊。”


他们维持了几秒钟的沉默。然后莱克斯继续说话。


“我知道你那个黑色的小秘密,但是我没有透露给任何人。”他说,“你有想过为什么吗?”


“你不能拿我怎么样。”布鲁斯说。


“啊,”莱克斯撇撇嘴,“也许吧,我们永远不能真正被惩罚,不是吗?不过我有私人的理由。”


“我们提到过朋友的话题,对吧?我知道你这样的人如何定义朋友。”他说,“你们互相尊重,欣赏对方的品格。然后当你的朋友要做一些伤害你的事情的时候,你要咬着牙忍受然后说‘但是我保有我们的友情!’在我心里可不是这样的。只要能在我想要的事情上帮忙的,统统是我的朋友。所以我不会碍你的事儿,布鲁斯。相反,我会帮助你。我知道你是我的好伙计,你以后也会如此的。”


布鲁斯站了起来。


“你的时间到了。”他说,“我要的消息呢?”


“时间过得真快,”莱克斯说,“很愉快的谈话,真高兴能和你分享观点。你知道,给我送饭的家伙们都不会做两个数以上的加法。”


“你把你的资源给了谁?”布鲁斯说。


“而且你有双美丽的蓝眼睛。”莱克斯说,布鲁斯上前一步,他把手举了起来,“嘿,保持做一个绅士,朋友,我明明已经告诉你了啊。”


布鲁斯审视他。


“‘阿曼达’?”


“我的另一个好朋友。”莱克斯说,冲他愉快地眨着眼睛,“我建议你小心一点。她可比你还要粗暴啊。”


 


tbc

评论

热度(98)

  1. 松果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