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果

[翻译]炎之蜃气楼 昭和篇 夜叉众 Boogie Woogie[特典]生日前夜

❤️

日光之下:

这篇是昭和篇夜叉衆ブギウギ的购入特典,发生在加濑桑生日前夜的小短篇。




不敢相信我居然对炎蜃下手了,真是胆大如贼,渣翻,有不足之处还请见谅。想想最初也是因为炎开始学日语,虽说现在各个方面都还差的很远,以后会继续努力。




注:Boogie Woogie-- 一种节奏摇滚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炎之蜃气楼昭和篇 夜叉众Boogie Woogie特典




生日前夜




by 桑原水菜






离夜将尽。




一位年轻人坐在吧台前,像是在等人。这是並木街上的一个小酒吧。店里没有摆设桌位,只在磨得厉害的吧台前摆着高脚凳。顶灯的光洒落在彩色玻璃窗上,玻璃杯也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



“今晚不去REGALO么?”




这样问的,是吧台里谈吐沉稳的店长。




“嗯。”笠原尚紀—也就是直江信纲,点头应道。杯中的冰块随着晃动叮叮作响。




“不知为什么太热闹反倒没有喝酒的心情了。”




“在等加濑先生?”




“不是。”直江说着转开了头。




“没在等他。”




“这样啊。”




之前跟景虎来过之后,又光顾过这里好几次,不知不觉成了独自来的常客。该说不愧是与那个景虎有交情的人,店长给人的印象非常沉着稳重。




(那个人平常都会跟店长聊些什么呢……)




绝不会对自己说的真心话或是泄气话,也都会对这个人坦言么。




“加濑先生他……,平常在这里喝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?”




听到直江这样问,店长面露微笑:“这个嘛。他不怎么说话呢,就只是慢慢饮着Bourbon。”




“偶尔也会发发牢骚吧?”




“很少呢。也只是关于些琐事。……不过有的时候,在喝酒的时候看起来很痛苦呢。”




“痛苦?”




“那个时候,加赖先生看上去像是在哭一样。不过仔细看的话,又完全没有哭,也许是光线的关系吧。他总是坐那个位子。”




他指着直江旁边的位子说。直江看向那个空位。第一次跟他来的那天晚上,那个人就是坐在那里。




“是么……”




“呀,说曹操曹操到。”




门开了,进来的正是加濑贤三—也就是上杉景虎。鸭舌帽和肩头都湿透了。




“咦,下雨了么。”




“突然就下起来了。天气预报真是靠不住啊。”




景虎接过店长递过来的毛巾擦着衣服,才注意到直江也在。




“你又来了啊。”




“我不能来么。”




“早知道你会泡在这儿的话,就不带你来了。”




秘密基地暴露了,景虎满脸不高兴。




“只是今晚有无论如何也要做的事情。”




“是什么?不得不做的事情。”




“还没想起来么?”




“什么啊?”




“所以说啊,”尚纪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



“我可是好好记着呢。不可能会忘吧。这么重要的日子。”




“就算你说是重要的日子我也不明白啊。”




“日期是十二月二十六号,想起什么了么?”尚纪探起身子追问。




“所以到底是什么啊?”




“啊啊……”




尚纪无可奈何的捂住脸。 看到这里店长苦笑着从冰箱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盒子说“是这个吧。” 盒子中,是一个小小的蛋糕。




“生日?……啊!”




对了明天是加濑贤三的生日啊。“真厉害啊,竟然还准备了这个。尚纪,是你安排的吗?”




“我可什么都没说过。”




“哈哈。是之前说起本命年的时候加濑先生自己说的哟。因为跟我女儿的生日是同一天所以就记住了。”




“女儿……哦对。”




店长的女儿,在空袭中遇难了。景虎想起来了,随即意识到,蛋糕其实是为女儿买的吧。




“ 这样好吗?把这个拿出来。”




“加濑先生不来的话,最后应该就会原封不动的丢进垃圾桶吧。就拿来招待两位吧。”




只有五根蜡烛。直江马上拿出REGALO的火柴将蜡烛点上。




“还要唱生日歌吗?”


“不用。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


这时电话响了。似乎是认识的人打来的。挂掉电话店长神色有些慌张,“……非常抱歉。有个客人现在人在警局,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,我过去看一下情况。”




“没关系快去吧。会帮你看店的。”




“就当作包场吧。”这样说着店长过去将门牌翻到了“准备中”,回身取了雨伞,快步冲入雨中。




店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


中间放着蛋糕,两个男人就这样并肩坐在吧台前。




“都一把年纪了在干什么啊……”




“哦?认可我是大人了么?”




“何止是大人,已经是老头子了吧。你我都。”




燃烧着的五根蜡烛,可爱的小小的火苗轻轻摇曳着,宛如童话般的场景。




“五根么。就好像是我们夜叉众五人呢。”




“仔细想想,夜叉众一个不少的存活了近四百年,真是不可思议啊。”




“确实啊。蓝色的是长秀那家伙。”




“绿色的是晴家吧。”




“那白色的就是色部桑了。”




还剩下红黄两根。两人互相看了一眼。




“红色的话,是萦绕着您的阳炎的颜色呢。”




“那你就是黄色么。”




熔化的蜡烛汇成蜡珠流了下来。




景虎用毫无防备的孩子般的眼神,注视着这一切。




而直江在一旁,凝视着景虎那双映照出摇曳火光的眼睛。




眼神真是温柔啊,就像是怜爱着生命之火一样,直江这样想着。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一身疲惫的景虎,就这样注视着可爱的儿童蛋糕上面的蜡烛。




手表上的时针,刚好指向十二点整。




“祝你生日快乐”




直江轻声唱了出来。景虎使劲皱起眉头,




“快停下来,别唱了。”




“要唱。机会难得吧。”


“已经不是需要唱这种歌的年纪了。”




“不,正因为是这个年纪了。”




直江说。




“在满是战争与领地争夺的乱世中,好好的活到现在,也应该适时的犒劳一下自己。”




“……少强词夺理。”




景虎鼓足一口气,想把蜡烛全部吹灭。可惜肺活量不足,有两根还在亮着。




是红色与黄色的那两根。




“……这两个家伙还真是顽强啊。”




“两个人也是吧。”




“各自吹灭自己那根好了。”




景虎把脸凑近红色蜡烛,做好要吹的样子。看到景虎这样做,直江也将脸凑过去,准备好吹黄色的蜡烛。




两人的脸一下子靠的很近,稍稍吓了一跳。




烛光照在直江的脸上。




也映在景虎的脸上。


直江的目光落上那带着若有似无的吐息的微张的双唇。




此时,看上去如此诱人。




景虎突然把嘴向这边贴了过来。




直江吓了一跳,整个僵住了。




几乎要擦过直江的唇,景虎侧过来抢着把直江的蜡烛吹灭了。接着用剩下的自己那根蜡烛点燃了香烟。




然后悠哉悠哉的抽了起来。




直江的心情,就像是被夺了存粮的小狗一样。




“……真会捉弄人啊。”




“什么啊,不就是抽根烟嘛。”


“不完全燃烧可是会残留大量黑烟的。”




拜你所赐我这颗心已满是烟尘了。




景虎只是不屑的笑了笑。




“不会一氧化碳中毒的。”


(真是的,这个人……)




要玩弄别人的感情到什么地步。




明白别人的感情还这样做很恶劣,不明白的话,又更加恶劣。




景虎突然想要尝下蛋糕的味道。用手指蘸了下奶油,舔了舔。




“味道不错呢。”


他说。又拿手指蘸了点奶油,伸到直江嘴边。




“干……干嘛。”




景虎使坏的笑了一下,将奶油涂到直江的鼻尖上。直江这才啊的一声反应过来。


景虎笑了起来。


“还给你。生日快乐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45)

  1. 忽那曉日光之下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莉莉娜尤尔日光之下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松果日光之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❤️